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好像看起來只剩下我沒發言了,所以我想好像「應該」盡一點言責講講話。基本上我對於、就是說,「引進裁判憲法審查制度」這樣的方向,我個人也是支持的,但是我也有不少疑問,不過剛才很多委員其實都已經提過,那許院長其實也都已經逐一答覆,大致上也滿足了我想要的……就是說疑惑可以有很大的澄清作用。

但是其中有關於是否違憲的問題,有一點好像沒有很清楚,就是司法院在104年6月17號發布的那個新聞稿,它就是反對那個……憲法裁判……呃……憲法訴願制度這個。在那個新聞稿裡面,它特別指出說,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53號解釋,它已經明白指出說「憲法設立釋憲制度之本旨,是授予釋憲機關從事規範審查,不及於具體處分行為違憲或違法之審理。」所以司法院當時的意見是說,依據釋字553號解釋,顯然對於法律見解的、所謂的……我們講的裁判……憲法審查,是不在釋字553號所容許的範圍之內。那這個部分我想請教許院長,是不是有違反釋字553號解釋這樣的問題?是不是可以釋疑一下?

那還有上次司法院的新聞稿裡面有提到,就是說雖然釋字553號解釋它講說「只能限於規範審查」,但是這個「規範」,經過實務的運作,目前就已擴及到判例、決議跟公審會的決議,也就是其實它已經實質上有在處理個案的裁判違憲審查。那這個範圍這樣夠不夠?根據上一次司法院的說法,是覺得這樣也已經夠了,而且跟一般的法院的分工是清楚的;那如果未來全部都是開放……就是說……所有的那個……違憲審查……憲法訴願制度的話,恐怕他們覺得是分工會非常模糊的。這個也請教許院長,對這個有什麼樣的說法?那我是建議說,因為在不到兩年之間,司法院在這個重大決策上有所改變,我是建議應該對外有一個說法啦,就是說針對上一次司法院的立場,這次為什麼改變?應該要有一個正式的說法比較好,然後讓人民可以了解。

那剛才許多委員其實提到,配套措施選案的部分有很多疑慮,其實我也是對這個很有疑慮,尤其我們自己在實務界辦案是深有感受。那許院長這一點剛才好像您也承認、就是說有這個心理準備,將來怎麼選案、選多少案,都是影響人民對選案公平性的感受。那一定要有心理準備說,很可能會造成「選擇性辦案」的質疑,因為我們知道大法官的選任它其實是一個政治任命,它一般來講,被提名人都是執政黨或國會多數黨支持的人嘛,比起一般法院的法官它是比較更具政治性的,將來如果把違憲的可決門檻再降到二分之一,那這樣的憲法法庭來審查確定判決的個案,其實是非常容易──比起一般法院──是更容易受到政治影響,這個風險會增加。那怎麼樣確保大法官的個案裁判不受政治干擾,恐怕這也是未來要嚴肅面對的課題,可能一開始制度開放的時候先卷進來的,就是政治案件。那這個部分我想說大家想清楚就好,要讓人民知道,就是說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是會被選進去的──百分之一的案子──因為選案是人為的介入嘛,跟現在我們一般法院,我們的分案是用電腦分案的這種隨機的狀況是不同的,一旦人為介入選案,就會有人的立場的問題,那這個我希望也能夠讓人民清楚地知道。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