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非常謝謝。時間很短我就……第一個我想……我剛剛完全聽了……我把我……幾點講一下。

第一個,我是贊成的。那我想釐清一件事情,這不是在增加一個審級,這事實上是減少一個審級。真正的關鍵是效力問題,就是大法官的解釋,是只發生通案效力,還是也可以直接對個案當事人直接生效?現在的解釋,大法官只生抽象的通案效力,不對當事人直接生效,所以現在是五審──換句話說,大法官做了解釋以後,要回去法院要再審,如果大法官可以……我們講的這個制度,它直接就生效的話,其實是少一審,不是增加一審,現在是少一審,是讓人民少跑一次法院,而且大法官做了解釋以後,回去法院,法院還不理它,那人民的怨氣是很高的。所以我現在要講的是,我們不是在增加第四審,我們是在減少第五審。這是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剛剛講到這個大法官是不是從仙界回到凡間?我覺得這當然是很好的一件事情,把大法官看成是一個淨土,但是把大法官看成淨土的方法,不是讓大法官不理人民,現在人民是覺得大法官就是不食人間煙火,你不肯救我,只肯講抽象的問題、法律違不違憲,不肯救我,你大法官說我跟你沒關係,那就是跟人民太遠了,這一點我想要特別說。那我想必須要說,從憲法的解釋上,大概不會認為憲法會有一個原來的意思是專門說「大法官什麼都可以審,就是不可以審個案」,我覺得我們的憲法大概推不出這樣子的論點,所以大概沒有辦法說這個是違憲的。

那剛才講,挑案子,我要想呼應一下何委員的說法,嚴格地講,這個制度是我們制度裡面沒有的,這個叫作「許可上訴制」,這個是這樣子的:其實大法官不受理的案子,原來就確定了,最高法院的案子已經確定了,它可以執行了;只有大法官收的案子,它才可以停止執行、它才可以重新審查。所以並不是像上訴審一樣,上訴審是原審的案子不生效力,一直在等上訴審,那這個……我們坦白講,我覺得不要擔心這件事情,我們連行政處分,在法院沒訴訟之前,行政處分都可以執行,我們怎麼會擔心說最高法院要先執行,然後受理會有問題?我們今天都是這樣啊,理論上行政處分是全部可以執行的,那這件事情你只要這樣看,就不會覺得大法官是在……其實大法官只有他覺得值得救的案子,他才救,今天我們大法官受理量,也只有百分之一大概都不到吧,我必須要說,不會比現在引起更多的民怨了,它只會增加老百姓的這個……

最後一句話,就是政治考量。不要忘記了,大法官在這個部分是很……第一個,今天大法官也要負擔──他憲法解釋先天上就要負擔政治風險,當然大法官也有他自己的方法,他覺得他不想辦的案子他不辦、他覺得不重要的不辦、他覺得這是政治問題我不能受理,也可以啊,所以我們真的可能不必為大法官擔憂。但是他該受的政治風險的案子,他願意用他的理由向人民交代、他願意救助人民,我覺得一點壞處都沒有。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