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再次重申我的看法,我認為有設置違憲審查的必要,而且沒有但是。那其次就是,在觀念上面、就我來說,其實不是建立裁判違憲審查的制度,而是改良,就我的角度來講,因為以我們目前的規定──就是在整個憲法解釋的類型上面,就是屬於,在我們來講,就是屬於人民聲請案件,是由人民來發動的一個憲法解釋──那我們目前的現行規定就是,經過訴訟之後,對於法院所適用的法律或命令有違憲,可以聲請大法官解釋,那法律明文規定,只有法律跟命令;但是何以「命令」這個概念到目前,它是從行政命令擴及到法院的判例,還有包括法院的決議,也就是法院之間如果意見不同的時候,開一個會,採取一個法律見解,這個一般我們把它稱為是沒有拘束力的……沒有法律上拘束力的決議,這個決議呢現在大法官也受理。那試問,判例跟決議何以是「命令」?從這個角度我們可以看得出來,其實大法官已經把釋憲的角度深入到法院的法律見解,那麼何以我們只是把它框住說,一個是判例、一個是決議,其他的我們就不管?所以我的看法、我認為說,我們現在只是讓這個現行已經在運作當中的、去針對法院見解的合憲性去作為審查制度,讓它更透明、更名正言順。以上是做觀念上的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