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剛蔡院長有提到,這個553號解釋那個。我想,這裡我先笨鳥先飛,先講一下,解釋553號解釋,應該也要從脈絡來看。當時它的脈絡就是說,中央對台北市政府當時延選案的決議,認為應該把它給撤銷掉,是這個行政處分,到底應該要走普通行政法院的路線去救濟呢,還是走大法官的路線去救濟?當時是在這樣子的脈絡下做553號解釋,所以553號解釋是從這個脈絡去說,我們現在接受案子是怎麼樣怎麼樣來走,所以跟我們現在在討論其實是有差距。那當時、兩三年前的司法院,我覺得司法院它當時提出來的見解,本身是有問題的看法,因為它把兩件事情混在一起了。我們今天在討論的是說,當已經正常的、通常救濟程序走完了以後,能否再有一個──正好呼應剛剛兩位籌備委員,特別是許玉秀許老師提到,這是一種非常救濟的制度、這是一個非常救濟的制度,所以跟553號它在講說,在通常的時候,如果是上級的處分行為,你應該要走行政法院的路線,還是走大法官的路線?那個是兩件事情,所以應該不可能是拿553號來說,所謂現在引入裁判憲法訴願的話,會違憲或不違憲的情況。而且553號在講的也不是……憲法有說要這樣子,它是說在現行制度下,所以也包含現行大審法的制度。那如果我們修正了大審法制度的話,其實553號那個講法本身也可能會有動搖。但是我要強調的是,553號解釋跟我們現在討論其實是兩件事情,所謂具體跟這裡講的,那是兩件事情。以上我想就這一點提出一個澄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