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主席。我沒有什麼再做進一步的回應,剛剛李念祖委員其實他把很多各位的質疑都已經幫我回應了,我就以李委員的回應來作回應。那麼我只是針對553呢再做進一步的一個說明。

誠如剛才林明昕委員所講的,553呢,它是涉及了在審查當時台北市政府它決定里長要延選,延期選舉,那麼這一個處分到底有沒有違憲。所以在這一個脈絡上我們只能夠說它是……最主要的,如果它有拘束力的話,就是說大法官的審查是不及於具體處分行為違憲或違法的審理,所以如果是涉及到行政處分有沒有違憲,要由大法官審理的話,那麼這個時候我認為的確在這裡就會違憲。也就是說,大法官不能夠審理行政處分有沒有違憲,而至於有沒有能夠審理「判決有沒有違憲」,基本上到目前為止,大法官他並沒有表示意見。它前面這裡提到說「憲法設立釋憲制度的本旨,是授予釋憲機關從事規範審查」,然後這裡寫「參照憲法第78條」,大法官在這裡只是在重複「現狀」,現狀就是說呢,現在的法律只是賦予大法官有一個規範的違憲審查,然後它的括號就是說「參照78條」,它只是說「根據」78條,它是從事規範審查,它並不是說根據78條,大法官「只能夠」從事規範審查,至少這是我個人的一個理解,所以我認為說553呢它並沒有禁止大法官從事判決違憲審查的這個意思。

那麼最後我要強調說,這真的都是政策的一個考量,各位對於引進這個裁判的憲法審查的一些疑慮,老實說我現在作為司法院院長,我當首席大法官,我的確也會有相同的一個擔心,其實案件量的確是越來越多,那麼到底人民對以後大法官只有能夠受理可能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那這個時候是不是民怨、會不會反而增加?這個我也沒有把握。還有就是說,到底立法院它會不會同意?就是增加助理的人數。因為如果現在助理只有一個的話,現在助理一個是規定在司法院組織法,把它定死了,那如果說要增加到四個人,立法院到底會不會同意?變成我也沒有把握,因為這個也會涉及到中央機關的總員額法的限制。所以在這裡的確有很多未知數,所以我剛剛說,我認為呢,就讓──如果立法院同意、各位同意,那麼就是可以試行、可以試行一段期間,比方說五年或幾年,讓大法官來做一個裁判的憲法審查來看看,如果效果好,那就繼續;那如果認為效果不好,也就可能大家認為從成本效益分析來看的話,不值得引進,那麼這個就是在試行之後也可以廢掉。因為說真的,沒有實際上去practice、去實踐,各位的疑慮、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說,人民,當他知道只能夠受理百分之一,到底他的一個看法是怎麼樣,我覺得這只能夠實踐才能夠檢驗。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