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這也是一個政策的選擇的問題,如果依我個人對這個──如果以後會有引進的話,會在法律就明白規定,它是怎樣地做一個宣告──那麼依我對德國的裁判憲法訴願的理解,它是撤銷、撤銷那個判決,它並沒有自為裁判,它是撤銷,再發回由終審法院再為重新的一個審理。如果這個……李委員的理解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