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這個是制度上面跟現行最大的不同,剛才所講的改良大概也是這個意思,就是說,當大法官認為這一個個案的裁判是違憲的時候,他的審理的標的基本上就是這一個裁判,所以他必須做成──理由上它可能是法律違憲、命令違憲,或者是相關的法律見解違憲,可是它的主文基本上是這個判決本身的效力問題,因此它是可以廢棄──或者叫撤銷都可以──我們叫廢棄這個裁判。但是,基本上也會有一些周邊性的配套措施,也就是說它到底是不是裁判審查的時候,它是不是有停止效力?這是剛剛李委員提到的這個問題。其實原則上它未必會有停止效力,所以說很有可能那個案子還是會繼續執行,因此,如果說當事人希望這個案子不要因為執行之後就產生難以回復損害的時候,基本上他應該還是要聲請大法官來做成停止執行的一個裁定。另外就是,它那個憲法訴願的時間,提起的時間,基本上是非常非常短的,所以這個部分也是要讓這個案子趕快確定。所以這些都會有一些配套的措施來防止這個案子會拖得很久,或者是產生一些法不安定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