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再補充一下。那個裁判的憲法審查呢,大法官做成最後裁判有沒有違憲呢,它已經說人民聲請裁判的憲法審查,基本上它的原審確定判決原則上是並不停止、並沒有停止執行,那麼即使在有一些個案,大法官通常也會做一種類似日本的「情況判決」。德國曾經有一個案子,就是涉及到一個邦的選舉,有人爭執說那個選舉法是違憲的,可是選舉已經結束了,那麼那個個案最後就是大法官做成那個……那個憲法法院做成那個裁判呢,他宣告那個選舉法相關的一些規定是違憲的,可是最後他並沒有針對那個選舉的結果,他認為還是並不受影響,也就是在這裡他會做一個類似的情況判決。所以判決有沒有違憲,還有跟原來涉及的那個選舉,因為這個時候──你如果把那個選舉說「欸這個選舉是無效」,那麼這個影響是非常大的──所以這個時候,大法官會做一個利益的衡量,那這個大概也是一個政治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