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針對黃委員講的、跟剛剛李委員講的,再做一個補充。如果按照我們現在沒有裁判憲法訴願的話,那通常就是只能針對裁判所適用的法律有沒有違憲,或者我們現在常常變相,就是也針對他所適用的判例啦、決議啦等等有沒有違憲,去把它宣告說有違憲等等。但是那個有問題的裁判本身是還在的,所以我們才會用再審的方式,就是剛剛李委員講的,用再審的方式,還要來開一個再審訴訟,然後再審訴訟是要把那一個有問題的裁判給廢棄掉以後,還要再重為裁判,所以就是有多這幾層。

那現在如果是裁判憲法訴願,如果按照剛剛許院長的講法的話,原則上──這當然是原則,就是政策可以做不同設計──就是說,依照德國現在的原則是,它等於是好像就在做再審的裁判了,就是「要不要把它廢棄」,那廢棄完了以後,因為大法官不能夠變成好像很龐大的太上皇、法院,所以它廢棄以後,那個被廢棄掉──因為那案子還在嘛,只是那個判決的頭被拔掉了,所以還是要由本來的原審法院、終審法院重新再做。所以就現在的制度跟將來如果有裁判憲法訴願的制度來比的話,確實是少一層,而且呢,我們也可以減少很多那種變形的、根本不是真正的規範審查,然後變形的這種,也都把它給釐清了。那就正本清源來看是這樣,然後也確實是減少一次的所謂的再審,這樣子的問題點,因為它直接切掉,那如果再審的話、有時候到再審,再審法院可以說,你只是說法律違憲,但是我看法是怎麼樣怎麼樣,他又不去把那個……他在再審的時候又不去廢棄原判決,他認為再審你是敗訴的,也有可能啊;但是如果裁判憲法訴願就不會這樣,他直接就認為這個裁判違憲的話就拿掉了。那至於是否將來要在政策上再多一些說大法官又要去自為裁判啦……什麼等等,這個的話我有點存疑,因為這樣的話,確實已經變成不知道第幾審的那個「太上法院」,這個的話可能非常要小心,不過那個太細節的問題,我想這個就……我們應該是這裡討論就……原則就不會具體的討論這麼多。以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