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剛才聽到許院長還有李教授跟林教授談到的,就是說,如果進入裁判憲法審查,然後如果覺得這個原裁判的適用憲法見解有問題,那說大法官也不是自為裁判,好像也只是撤銷或廢棄──我不曉得這是不是德國的司法實務實例,但是假如是這樣的話,那不就又回到剛才李念祖李大律師講的,這樣不是又等於五個審級了嗎?一、二、三打完了,然後到大法官說廢棄、又下來,那不就跟剛才李委員講的說是減少一個審級,這樣沒有減少啊?所以我的意思是說,你既然要救濟的是具體個案,那不能針對這個具體個案翻盤嗎?你就原告勝訴改成原告敗訴、原告敗訴改成原告勝訴,這也是剛才休息時間我跟李大律師在討論的、就是說,這個到底是事實審還是法律審?那如果你只是撤銷發回,我認為現在發生在最高法院跟高等法院之間的問題,以後照樣會發生在大法官跟最高法院之間、一樣。你只是撤銷發回,你發回回來,但是最高法院的法官他覺得有問題,或者他覺得怎麼,他另外寫他的判決、寫他的理由,他照樣不照你的意思,然後老百姓再上去、再下來,那不是就落入剛才李大律師所講的,那個無窮盡的循環上嗎?所以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要引進這個,不能要求大法官在具體個案上就做出判斷嗎?一定要採取廢棄發回的實務操作嗎?這個我不了解,也許要請教各位學界的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