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OK,那個……我從主席他剛剛所說的開始。

就是說,到底我們目前的這個審級制度,上級審可不可以從事裁判的違憲的審查?當然是可以,很早很早以來就有這個可以。只是說,從過去、戒嚴以來──甚至有高等法院的判決,它曾經有一個判決說,這個……比方說有一個判決它涉及到「單身條款」,也就是說,銀行它有跟女職員簽訂了一個契約,就是說你如果結婚就要離職。那麼這種情形呢,那個行員他是提起民事訴訟,他說這個判決是侵害到性別平等,可是呢、我們的法院判決說,在民事案件,憲法怎麼規定,是跟民事案件完全無關,也就是說民法是民法、憲法是憲法,它是一個平行的兩條線。所以說這個在過去,的確都是憲法意識比較低。那麼如果到最近呢,也就是說,即使我們一直強調,上級審它可以做違憲的審查──如果再回到剛才那個新新聞跟呂前副總統的案子,那這個案子其實我也只能夠說,我們的基層法院很有憲法意識,當時它就做一個衡量,它是認為說,要求新新聞登報道歉,它認為這個會涉及到──也就是我剛剛所說的──會涉及到他的消極的言論自由,所以這裡它應該……然後它衡量的結果是認為說,不應該允許原告要求說被告應該要登報道歉。所以它是有做一個基本權衝突衡量,可是到了上級審,上級審就完全根據判例,說這個可以要求被告登報道歉,就沒有針對任何基本權的衝突,它根本一句話都沒有衡量,就是完全根據判例,然後就撤銷基層法院的判決。

我只能夠說,理論上都應該──我現在當司法院長,我也都會鼓勵,就是說在二審在審查一審、三審在審查二審,也都應該要做一個違憲的審查,也就是我也要求說,要有憲法意識。但是……新新聞那個例子,其實讓我覺得,反而似乎說基層的法院的憲法意識比上級審還要高,但是不管是怎樣,我覺得如果是引進裁判的憲法審查,我覺得的確就是剛剛如同很多先進講的,應該的確會促成法院的憲法意識會越來越高。

那麼我在這裡強調,剛剛大家所說的,引進裁判憲法審查會不會有什麼樣的一些副作用?有沒有什麼樣的一些缺失?這個,我剛剛已經說,我都可以承認,就是只能夠收到百分之一、百分之二,那麼民眾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這個我也都非常清楚。那麼這個就是……我也請各位在這裡、一個利弊得失,那麼也請各位──因為你們要表決──也做一個衡量。我想,到了立法院,立法委員也會做利弊得失的一個衡量。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