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就先接著院長提到,有關實務判決當中,去處理那個基本權衝突的問題。那基本權衝突的問題,很多其實是在個案當中才會顯現出來,特別是在民事案件當中,它必然是涉及到兩造──它都是基本權的主體,它都會有很多的衝突。那這些的問題,當然第一線,當然是由法院、法官,他必須要有憲法意識,他就會處理這個問題,但是如果欠缺這個憲法意識的話,那這個案子就會變成非常單純的法律適用的問題。那這些案子我們可以從大法官歷來的解釋當中可以看得出來,大法官很少去處理基本權衝突,而且是在民事法律關係當中的基本權衝突,原因就是因為他沒有辦法去進入到個案的裁判的審查,所以如果可以建立這個制度的話,那正向的一個影響就是,我們可以讓這些有關基本權衝突的問題,提高到由大法官這個部分來做解釋,而且可以讓這些問題的能見度更高,然後讓社會可以更知道,當基本權衝突的時候,我如何來做憲法的利益的衡量──那如果講一個比較學術性的用語,就是說在憲法上當……我們學術圈大概都耳熟能詳,所謂的「基本權第三人效力」。那這些問題呢,其實大法官解釋裡都看不到,原因當然是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去發展這個問題。所以從正向的角度來講,我是認為這個部分是有它的必要性。

第二個就是資訊性的一個簡單的提供。就是德國的憲法訴願呢,它是先有法律、才有憲法。也就是說,它在最開始基本法裏頭,其實根本沒有賦予憲法法院有憲法訴願的權力,而是由法律先創設,法律創設之後呢,那麼再……實施的結果其實是有非常多的、正向的一些結果的,後來才修憲,把這個制度放到憲法裡頭去。那也就是可以應證這個部分,並不是一個憲法上面……必須要有憲法上的依據,才可以創設這樣的一個制度。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