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這裡有兩點補充。

一個是剛剛提到基本法的問題,剛剛鄭院長在提的時候有特別提到,那是第四之一款,是A款──德國是用A、B──然後下面另外一個是所謂的地方自治團體的憲法訴願,那是4-B款、就是四之二款,那這個就是正好剛剛李委員提的、就是說,它本來就是在法律的層次就有的,特別是人民的憲法訴願,在法律的層次就有;那後來修憲的時候,為了要更提高它的全體性,所以再把它寫到憲法來,所以真的是先有法律、再有憲法。而且在當時修憲的時候,也有他們的理由書提到說,不是創設,這是一個宣示、宣示。所謂創設就是說本來沒有,現在憲法有了才有,那以前變成違憲──沒有,它說是一個宣示,所以本來在法律的層面就可以做……我剛有提過,除非憲法明明白白說不准這樣做,那這才會違憲,否則的話本來就有解釋的空間;所以他們只是做一個宣示,把它提升到憲法的位置,所以這是我想要補充李委員剛才提的這個問題點。

那第二個是講到,違憲法律的審查權跟違憲法律的廢棄權。這個問題是正好呼應剛剛張委員提出的──那其實黃委員昨天晚上快半夜的時候,她已經在臉書提出了,我那時候快要去睡覺,我趕快回她──這是兩件事情。什麼意思呢?我們所有的機關在解釋法律的時候,也當然包含要解釋憲法,自己注意看有沒有違憲,那所以各機關才有可能、包含各法院才有可能利用大審法的第五條,去提出釋憲的聲請;如果他完全沒有看到說有違憲之虞,那他怎麼聲請?他怎麼聲請?所以,本來各機關適用法律就同時在解釋有沒有違反憲法,然後來注意、調整自己的步伐。所以包含上級法院對下級法院有──就像剛剛鄭院長提的──當然會注意說「你這樣做會不會違憲?」,一定會去做這種。只是,有一個東西,因為現在制度的考量,還有權力分立的考量,不容許──至少現在──不容許說,一般的法院直接做……直接說這個法律命令是違憲的,所以我不適用,或者我甚至宣告它是違憲,這不行,因為按照憲法的意旨的話,這個最後是由大法官專屬,所以大法官的專屬管轄是「違憲法律的廢棄權」,不是「違憲法律的解釋權」。就是說,認識法律有沒有違憲,這個所有的機關,包含一個鄰里長、里幹事,都可以做這樣的事情,因為他在行使公權力,他就要做這個事情;但是,誰有權力說這個法律確實違憲、這個法律可以不用……之類的?這個是由大法官專屬管轄,所以我想這兩個層次要澄清。所以今天假使我們大法官他因為有裁判憲法訴願,然後促使我們的法院更提高自己的憲法意識,然後去……譬如說自己審案的時候就要去注意自己的判決有沒有違憲,然後上級審在審下級審的時候,也要注意自己的判決會不會……那這樣子的話,本來案源就會減輕,就不會跑到大法官去。那大法官糾正的就是說,一直沒有看到的,或者是說因為種種理由沒有特別注意到的,是這樣子的一個最後的篩選的機制、一個篩選的機制。所以呢、我想,在我們提到,所謂裁判憲法訴願的時候,像這個問題點應該要一起提出來──就是剛剛張委員提出來,我順便再講說,本來就可以審,但是廢棄違憲的法律、或拒絕不用,這個因為是對抗多數決、對抗國會的法律,所以才會保留由一個專屬的管轄機關來處理。我想這個是第二個我想要提出的一個補充,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