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剛那個許院長一再提到那個新新聞案。這個問題這個我做一個簡單的比喻,因為比較輕鬆一點,在「侮辱」的案件,那個判例是這樣說的,登報喔。但是大家想想看,剛剛講到說判決裡的妥當性跟普遍性的問題,比如說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好了,我是禿頭,戴個假髮,一摘掉以後人家講說你是禿驢,馬上就是侮辱了,這個應該沒話講。那我要去登報道歉的時候是不是要把這個事實講出來?那是另外一次的侮辱啊!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的時候,那個在做這個裁判當中的時候,可能你就要注意到你在「妥當」上面的問題,也可能會牽涉到普遍的問題。

那我向大家報告一點喔,很多的判決裡頭,其實它是理由沒有寫出來,沒有寫出來,講的就是說「理由不備」,它為甚麼會這樣判說「理由不備」,這是我們自己要反省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這個裁判怎麼樣讓老百姓、讓民眾可以看到完整的一個理由,其中有一大部分的話可能就剛剛那個許院長希望能夠達到的目的,在當基本權發生衝突的狀況之下,你能夠做詳盡的說明。這個部分的話可能就落到—我們法官素質的問題,要怎麼樣提升?要怎麼再教育?甚至於有所謂專家的問題。

那我向大家報告一點就是說,我會希望說我們這個司法、司改,能夠有一個很真確的目標跟方向,提高司法公信,那麼這個制度可以,這個制度至少它非常有感,這是我贊同的。但是它可能造成的後果是如何?不曉得。真的不知道。就如同許院長所講的,他也可能也在擔心這個問題。所以人家講說事情喔,這個部分我要向大家特別特別的報告。我這個書面我也是花了好久的時間,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也許後面好幾個通通在寫那個好像都是贊成的理由,但是其實有一些要考慮到這個因素,要考慮到這個因素,特別向大家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