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個人是贊成說,不管是抽象的規範審查,或者是以後,如果有引進的話,這種裁判的憲法審查,我認為都用二分之一,那這個並沒有兩樣。那麼總之到目前為止,這個二分之一可以說是絕大多數,最高法院或是有憲法法院的國家它的一個通例。那麼三分之二呢,這個我覺得就是,可能是有它的一個歷史背景。我們一開始是四分之三,那四分之三其實就是立法院了,它不希望我自己的法律那麼輕易的就被大法官宣告違憲,那麼後來就降為三分之二,可實際上這樣當然算是一個進步,可是這個離外國其實都還是非常遠。那麼基本上我是認為說,不管是裁判憲法的審查或者是抽象規範都是二分之一。

那麼大法官呢會不會改變他的見解?那我只能夠說大法官自己也必須受自己裁判的先例所拘束,這個我們在很多的這個解釋,我們都一再的就是說:「參考第幾號解釋」等等,但是如果一樣票數夠的話呢,大法官還是一樣可以改變他的一個見解,那只是說你要改變那些見解,你必須一樣要說明理由,所以我們過去也有少數幾個案件,就是說原來某某號的這個解釋,應予變更或是應予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