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有興趣嗎?那我可以在看,我先講一個最容易的,那我去看他的一審判決、二審判決、三審判決,是不是有越來越輕的效果?對不對?最後一個,其實最困難就是,「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簡單來說我必須要去捕捉那個被告,尤其是政治人物他的關係,那怎麼去測量這一定很困難,對不對?

那我當然用另外一個方式,我是從他選舉的層級,基本上我的假設是,當他選舉的層級越高,他的關係背景就越好,所以我把他,譬如說你,假設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你今天要參選行政首長、你去參選縣市長,你的資源應該要比去選村里長要來的資源豐厚。如果你要選的是民意代表,你去選立法委員,當然你的關係資源要比去選鄉鎮市民代表,你的關係要來的更好。我想大家應該都可以接受,對不對?

所以我們再去跑實際的實證,去看一下結果,是不是跟我們一般的認知相符?我就先說到這裡。答案……,呃結果就在2012年的有一本期刊,國外的期刊已經出來,我跟大家簡單報告一下,答案不是,簡單來說呢,如果你是國民黨籍比較容易被判有罪,尤其是在地方法院,如果……,那反而是民進黨籍比較容易被判無罪,那在就,整個的結果在這裡頭,我有把這報告帶過來。那當然就會回復到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簡單來說這四個研究假設,基本上並不成立,那只有在二審法院的時候,它有部分成立。

那當然就回到一個最核心的問題,為甚麼這個現實的狀況反而跟我們的認知不太一樣呢?那我們也去做了一些質性的訪談,去問了包括像是地方的……尤其檢察體系、一些法官等等,會發現很多的地方法院的法官,剛從司法官訓練所出來,他比較年輕、有高度的正義感,所以他面對這個被告,他是國民黨的又當選,他會想當然爾認為這個人有賄選跟買票,我們這個有錄音錄影的啊?!其實我自己有做一些不錯、至少我自己認為有趣的研究,改天我再跟大家報告。

那我現在第二個在做的就是,我已經發表出來是在做選舉所有的誹謗跟誣告案件,那我最近在做的是貪汙案件。我就已經是從2000年到2015年把所有的貪汙案件到司法院法學系統裏頭,用貪汙案件把所有的案件抓下來,總共有四萬多件我們現在正在做編碼,那我們到時候就會看……從他黨籍、聘請的律師人數有多少人?他最多可以到三個人等等,然後他的政治職位在哪裡?他的區域……等等,我們才能嘗試去預測。

簡單來說我要講的一句話就是我們很難用一個單一的個案去推論說,呃因為這個個案,然後我們就說所有的案件,這顯然是會產生以偏概全的現象。對不起,我廢話太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