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可以回應一下嗎?我非常佩服剛才吳委員講到的這個辦法、這個實證,其實我倒建議吳委員可以就現有的七百多則的大法官解釋,做一個非常簡單的實證研究,看看這中間,如果……是弱勢得到的解釋機會多,還是所謂的有權有勢的人得到的機會多?當然如果是機關爭執的那個部分,立法委員爭執……副總統不能兼任行政院長,這個可能要排在外頭,因為這本來就是權勢之間的那個……。

那我說一般人民聲請的案子,你去看的話,我比較懷疑……,呃這是第一點回應。我不是用鄧元貞那個案子,我只是說鄧元貞其實是一個無權無勢的人,但是他得到了一個這麼重要的……,最後還寫進法律了……的案子。

第二點我想回應的是,這個有權有勢的人會更多的司法資源,這件事情如果成立了,我相信,在相當的程度上是成立的,但是他絕對不是只在大法官前面成立,那因此用這個理由阻擋大法官做這件事情,不要做這件事情,那他在法院裡面也是這樣啊!就是說這不是一個只對大法官有效的問題,假如他有效的話,那所以這個題目,我看不出來要當然在談這個問題的時候,把他當作一個出來阻擋的理由,這是我的回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