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是針對吳老師提的這個部分,我反而覺得就是可以,如果您的研究是,不好意思我說是valid的話,那我想很簡單就是,一定是終審判決輸的人才會進入那個大法官釋憲的這個過程,所以贏的人大部分就不會再走這條路。

所以我的意思是說這個制度設計來說,如果我們用羅爾斯「正義的原則」來講,即便有資源的人可以同樣去晉用裁判的違憲審查這樣子一個管道,可是我相信在前審獲得……,就是輸的,就是資源比較少的人,可能比起這些本來就在前審都已經贏的人,他們根本不需要去晉用這個管道的人,我就覺得是保障了他們去晉用司法資源這樣子一個權利。

那一部分我也是準備要講,本來要講就是剛剛林志忠律師說的,當一旦這個制度建立起來,我相信會有非常多的,不管是法律的扶助或者是公民團體,會去協助那些資源相對弱勢的朋友去晉用這樣子的一個資源。然後最後我想要去……,就是掠人之美一下,就是我的聯友劉繼蔚律師說的,我覺得每一個人,我覺得這個司法改革到最後就是要去確保每一個人,都有獲得「合憲判決」這樣的一個最基本的權利。那麼如果判決的違憲審查可以分個guarantee這件事情,那我就覺得我們就是會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