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我跟吳委員提出這個,對於這個選案會成為訴訟階級的這個疑慮,基本上不是要阻擋訴願制度的建立與否,而是我們希望提出各種檢驗的疑慮,讓這個制度可能在思考上更周全,比如說剛剛我們就聽到了林志忠律師說,比如說可以有「冤案平反」這樣的一個組織,或者是黃委員提到的比如說公民團體,或者義務的律師能夠協助,幫更多弱勢或者沒有資歷的人能夠也進入到這個門檻。那同樣的也就是讓選案的標準,也非常的重要,我們提出這樣的疑慮,就是希望讓這個制度能夠更健全。

那所以我覺得,我們在決定要引入這個制度的時候,相對的需要考慮的地方也應該要一併都列入到我們待會要引入制度的時候的考量。比如說,我們擔心政治力的介入,我們也許可以呼籲大法官,一定要秉持他們的良心跟原則來做這樣子的一個處理。比如說,類似這樣的一些附帶的條件,或者比如說:增進普通法院法官憲法的意識……諸如此類的。然後讓這個制度能夠更周全,還有剛剛許院長講的配套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