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關於這種對於「訴訟資源不平等」的這個問題,比較..我覺得就是要建立「公益訴訟制度」,在大法官的這個憲法訴訟裡面,也應該要有公益訴訟這樣的機制的建立。第二個呢是,關於憲法意識,回應張菊芳委員,我不曉得我有沒有誤解她的意思喔。就像最高法院,透過它一直在廢棄下級法院的判決去規訓所有的法官信仰判例。

一樣,如果有憲法訴願制度的話,那麼也可以透過憲法上的廢棄,訓練法官信仰憲法,我認為這是最有效的途徑。第三個,李念祖律師說我是來亂的,我非常喜歡……,呃我非常認為台灣要在實證研究上面實在是要非常加速度的往前進,那剛才吳重禮教授所提到的,那個藍色的被證明是比較容易判有罪,綠色的比較容易判無罪,可能會被解……也有一種解讀方法叫做,是不是檢察官比較會冤枉綠色的?比較不會冤枉藍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