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自為裁判」這一點,要非常非常小心謹慎,因為這裡不只是說「訴訟學理」的問題,還有憲法上「權力分立」的問題,如果我們一廂情願的認為說,那就好是,那乾脆全部由大法官從第一審到第十審都是他做就好啦,對不對?所以不可能說,因為我們期待一個神明來,然後就是就變成全部都要他全部做。就「訴訟法理」來講,訴訟的判決,有「確認判決」、有「形成判決」還有「給付判決」。那其實要自為裁判,風險最高就是「給付判決」。

給付判決的話因為要有執行力,所以沒有後面的強制執行制度,那個給付判決等於是沒有用的,好那這樣子的一個給付判決我們難道要在……,我看全世界沒有一個會在有憲法訴訟的這裡,還設了一個叫做「強制執行」的單位,難道它要配軍隊在裡邊嗎?所以這個給付判決這裡就已經有風險就很高。

那「形成判決」呢?本來形成判決就法院的形成判決,本來就不會做「積極的」形成判決,我們舉個例子來講,我們可以判人家離婚,不能說你們兩個結在一起吧。那所以形成判決通常都是就是說,把既有的不對的法律關係把它廢棄掉,那這種的話,其實也不用自為判決,廢棄就廢棄了。但是要積極的,本來就是連一般的訴訟也很少見,那這時候大法官更不會去做這種事情,所以那確認判決也不用執行。

所以自為裁判有意義的只有在剛剛講的「給付判決」,還有可能但是本來就很少見的「積極的形成判決」才有這個討論的空間。但是這一些的話,我剛剛講有強制執行的問題,還有「積極的形成判決」本來就是在任何一個訴訟……本來就都是不大會成立的,所以呢,我覺得這個問題在訴訟法理上就是要好好考驗。

第二個呢,就憲法的這個觀點來講就是「權力分立」,那現在大法官跟這個普通法院之間,就是又多了這一層的關係以後,然後還有自為判決的話,那這個所謂的一般的法院跟大法官還有涉及到關於……尤其是立法權那邊,那如果在行政法院,還有行政權這邊,那這些呢也要維持balance。

那這個時候呢,如果貿然的立刻自為裁判的話,我覺得這個都是風險很高,所以對於自為裁判,我不是完全否定掉說它的存在,但是我們要一一的,像我剛剛這樣子的一個舉例的說明,一一的去審查,但是我覺得這個可能不是在我們這個地方要討論的,只是說我們有這樣的理解到說,自為裁判是好像比較好,但是我要講的是一個很負面的,而且我要講的是說那這個東西要具體的去做的話,具體去討論的話可能到最後答案是至少暫時不宜,至少暫時不宜喔。那以上呢我想就這個「訴訟法理」跟「權力分立」的觀點提出來供大家參考,以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