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只是提到一個技術問題,還是回到我一開始的……,呃中間休息的時候跟李念祖李大律師請教過,就是說它想像中的這個「裁判憲法審查」到了大法官以後應該怎麼審?那李大律師的想法跟這個蘇永欽蘇大法官的這個想法顯然是不一樣的,李大律師認為說這個是「法律審」,蘇大法官顯然是擔心說那這個個案要把全部的卷證都送給大法官來看,那我想問的就是說,你既然對個案的審查,這一些卷證、資料,大法官看還是不看?那雖然李大律師說這個是法律審,但是我們現在最高法院也是法律審阿,但是我們也是把全部的卷證通通送到最高法院阿,最高法院也得從頭看阿,你這個有沒有取捨證據阿,對或不對阿。

所以,哪怕你把它界定為法律審,搞不好這個憲法個案,我們還是得把全部的卷宗送到大法官那邊去,這可能就是蘇永欽蘇大法官擔心的說,哇那你……,各位經常看到新聞說起訴多少啦、送來多少幾百個卷宗,那我們就一個案子幾十個、幾百個卷宗就全部送到大法官去,哪怕你採法律審,搞不好也得看這些卷宗。

所以我覺得這個在審理上,司法實務的這個審理上,我覺得這個是需要大法官需要一段時間來摸索的,就是說我們要建立這個制度,說實在,有人問我說建立這個制度好不好,說實在這個是增加大法官的負擔,對小法官來講,我們就是坦然的接受審查,就是哪一天如果我們家祖墳冒青煙,我當大法官我再來想要不要減少案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