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本來我在想說是不是要等在談配套措施的時候再談下面的意見,可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會談那個,那所以我簡單講就好了,就是剛才大家一直在擔心說,那未來如果採「裁判憲法審查制度」,只有百分之一左右的那個案子可以進入審查,那這個到底是不是一個正面的事情?那我是覺得說即使是百分之一,它還是加分的,就是說現在我們是「零」阿,那如果你有一個新的制度,即使是只有百分之一,這百分之一是多的啦,這部分倒是我覺得還是正面的,只是在擔心說那本來完全沒有機會的人通通跑去聲請了,那剩下的那百分之九十九、九十八的人怎麼看?會不會那個聲音後來壓過那百分之一?是這樣而已。

那關於就是說剛才張法官提到的,就是說擔心那個大法官看卷的問題,我倒是有一個建議啦,因為剛才許院長也提到說將來要增加法官助理的人力,還要修法,不知道會不會得到支持?那我是建議說,其實可以思考去調派我們的候補法官,去當大法官的助理。那現在因為我們其他組有在談那個,就是說大家都覺得我們的新派任的法官太年輕,那沒有經驗,就是說不夠成熟,就來當這個法官。

第二個,大家也擔心說基層法官都沒有「憲法意識」嗎?那假定我們可以把那個出任的候補法官把他調去當大法官的助理,讓他歷練個兩三年再回來一審,基本上有幾個正面的作用,第一個,可以讓我們的基層法官更成熟、更有憲法意識。那如果在一審就可以用有憲法意識的裁判,就是把他做出來的話,將來就可以減少「裁判憲法審查」進入大法官那裡的量,那也許這會是一個好的循環,那是建議就是說,可以審酌。

那再來就是說,那你要控制說這個「裁判憲法審查」的這個濫行聲請的問題,我覺得一定是要採取「律師強制代理」,而且要限制可以擔任這個釋憲律師的資格,一定要有特定的資格,因為這種高度法律專業的這種訴訟,而不是一般訴訟當事人可以勝任。那一般律師也不見得對憲法都熟悉,那這是我的配套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