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們這樣子好了,我跟各位順便說明一下,我個人對於我們分組討論的時候的結論的方式,有可能很抽象,有可能非常具體,就看我們大家共識的程度到什麼程度,因為最後的話呢,即便是非常具體的,也是要由正式的程序,由司法院他們或者是說法務部聯名提出法案,然後到立法院才能夠建立制度,所以我們有可能建議就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那有可能是變成只是一個就是說,希望他們研擬一個方向,然後我們來監督他們將來是不是往我們建議的方向去走。

這都有可能,所以就是看我們決議到時候到一個什麼程度,當然剛才我們也提到說一個比較折衷的方案,不過這要許院長他可以做得到,就是我們現在目前有一個比較具體的建議出來,但是配套措施的話,是不是可以請司法院研擬,然後把我們剛才談到的幾個問題……「選案」是一個最重要的問題,那這個選案的部分呢,有甚麼樣的一個標準?這個是不是可以透過比較法或者是說在實務運作中間的話已經有一些具體的、可能的一個標準可以提出來給大家來參考、討論。

另外當然就是說可能需要一些配套的、其他制度上的調整,剛才這個已經也有提到是說可能是需要有助理,增加助理的那個助理的資格是什麼?那剛才我們蔡院長提到是說,說不定可以考慮候補法官,甚至候補檢察官都有可能,只要願意交流的話,都有可能做這件事情。那這個是不是都有可能來做?那就是類似的配套措施,院長是不是可能在下一次會議3/20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提出來,然後具體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