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今天是跟著劉委員的意見,就是大部分的這種汙染可以透過很多在地的團體的監督然後舉報,當然住民,真正的受害人,馬上就可以舉報。但是,我們知道過去譬如說二仁溪,它有巡溪的那種機制,這種機制其實只要你能夠把居民組合起來,然後定期的去巡守,那就會有嚇阻的作用,所以可能在機制裡面不只是看到去檢舉,而是本身就應該組織民眾,然後在地的去巡守,然後透過公民參與讓這種濫倒的情形可以被遏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