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大家好,也呼應剛剛陳律師、陳重言委員他的說法,而且我覺得我們為什麼今天談這個環境,在我一個實務第一線工作者是很有意義的,因為像日月光或者是食安等類似的案件,當它被法院判決無罪時引起的司法民怨是非常巨大的,而且法官他只能夠在罪刑法定主義之下判決,然後他可能就會反而指控檢方在舉證上是不足的,那麼也就導致這個問題其實一直被忽略,那法官跟檢察官互相責罵,這個情況如果再不解決,明後天它仍然繼續引起我們對司法的民怨,所以我覺得有一句話說「笨蛋,問題不在司法,在立法」,那剛剛陳重言委員我就覺得這很重要。

那我再提一點,就是說我們這個吹哨者的條款,或者說是公益通報條款為什麼我個人認為它非常重要,我們回到一個很基本的實務問題:法律修好以後,我要怎麼抓他?剛才劉委員有提到,這在家門口,其實它也是公益通報條款的一環,但是還有一環是我們在私部門公司裡面他願不願意自動去舉發?現在我在看水汙染的吹哨者的條款是不足的,因為它給他錢,有錢拿沒命花,我自己去開庭我要去舉證他,我自己要被判罪,我怎麼敢去舉證?你不把我fire我也不在乎,我就是到了法庭我跟我的老闆是綁在同一條馬車上的,我怎麼可能去講?

我們用再多的警察、再多的空拍機,我們是以有涯去追無涯,因為我們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的資源去突破他們?那事實上,如果說從最源頭的,我們有些人他可能開車就受到老闆指示開到玉山頂去拋棄垃圾,他開到一半他就覺得說我去舉報老闆其實還滿划算的,而且我又不會被判刑,那我就接這個case阿,我到那邊我還不去倒,搞不好我就一個未遂犯,我還減輕其刑。

我講的是比較詼諧,可是事實上就是這樣,到了法院以後舉證責任很簡單啊,我辦公室裡的電腦裡面的那些數據,偷排的資料,我就提供出來啊。這比我們在外面不斷的去進攻它,這是一個很根本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公益通報條款是重要的。

另外剛剛提到舉證責任,我覺得這就是我們在司法民怨上常常在講的,檢察官舉證不足、法官的罪刑法定主義這一個老問題,這是我實務上的一個想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