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的這個書面意見,因為本來是想說發言時間有限,所以我就先寫一個書面意見,比較能夠完整地寫出我對多元晉用的看法。不過因為現在還是限制三分鐘,我還是盡量地精簡啦,那麻煩各位先進就多看書面資料。

我第一個,就是針對我們是不是──我的立論基礎啦,就是在現制上做變革,那把我在現制上、圈內人看到的問題告訴大家,所以不代表是客觀的經驗值,是我個人主觀的經驗值。那,現在大部分希望從──剛剛就如同蔡院長所說的──要從多元晉用去提升司法的信任度,其實是沒有絕對直接關聯的,我的經驗值也是認為說,那個沒有絕對的直接關聯,一般都聚焦在說,法官過年輕、奶嘴法官、恐龍法官,這是一般聚焦說……就是因為這樣子,所以多元晉用要改革。那實際上司法院自己都在做多元晉用,也如同剛剛的報告,我們就節省。

我提一個我裡面沒有提到的,很多人都在問我說,最近這幾年律師轉任法官到底情形是如何?背景資料先跟各位說明,去年司法官好像錄取五十幾位,律師八、九百位,那我手上的資料是說,好像一百零二年律師申請轉任法官的,申請人數是一百一十一位,最後通過人數是八位,所以實際上有在做,但是有篩選的機制。那有人問啊,既然你要多元晉用開放,那為什麼不放低標準?那其實就是我剛剛說的,遴選委員有自己、有他們的考量,那等一下也許請孟皇法官可以補充,他當過遴選委員,那我知道在法務部所辦的司改講堂裡面,黃瑞明大法官他當時還是律師身分,他與會的時候他有講,因為以他的擔任遴選委員的經驗,律師申請轉任法官的,看不到一軍,他自己這麼說啦,那聽了就很嚇人。所以其實整個轉任的成效不彰,可能有後面、背後,需要我們去思考的,也就是我們要怎麼樣把真正的菁英、把他請進來,是不是不做任何過濾?我想大家是應該都認為說應該要做過濾的。那怎麼樣吸引那些菁英進來,那這是我們在規劃多元晉用的時候、律師轉任的時候,是我們要思考的。那因為時間有限,已經噹第二次了,我就不再繼續發言,請各位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