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應該是推定,大家都像大多數的法官這樣子,書狀先行之後書狀就會先看啦,所以我就不要再重複我書狀的內容。

看起來多元晉用是司法院、乃至於賴法官、還有我之間的共識,我想也可能是目前在座的各位委員、大多數的人都贊同這樣的想法,但是我在這個地方還是稍微再講一下,為什麼我們需要多元晉用,讓資深的律師或者是其他學者、或其他來源的人能夠坐到法官的席位上面?最主要的原因是在於說,法官這個工作,在我看起來他主要的工作是在做判斷跟決策,那為什麼是判斷跟決策?我在我的書面裡面講了很多,我不在這個地方多說。那這個判斷跟決策事實上是權力的行使,而且這個權力是非常巨大的權力,大家先記得這一點,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權力。那這個權力的行使通常是在一個壓力很大的環境之下去做出來的,這個壓力來自於工作量非常地巨大、也來自於社會大眾對於他的期待、也來自於社會大眾對他的指責,所以這也是一個很不容易有成就感的工作,甚至可以講說這是一個很容易有挫折感的工作。外界對於法官的指責有時候當然不盡公允,但是民眾對於法官的表現的失望,這個事實上也是事實,你不能說因為民眾都是誤解,誤解了法官所以對法官的工作表現不滿意。事實上法官很多,有的法官非常地認真──應該說大多數法官都很認真,但是只要有一兩個法官的表現不好,事實上就會影響到民眾整體的觀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去討論法官人力素質的原因。那在我看起來,正如我剛才所說的,因為法官是在巨大壓力之下、在沒有成就感、充滿挫折感的壓力之下的環境去行使權力,因此法官格外需要人格成熟的人去行使、來擔任這個工作,因為一個人格不成熟的人、還沒到達成熟階段的人,坐在那個位置上面,你賦投給他很大的權力的時候,他在行使這個權力的時候,就很容易「走鐘」。有一個我聽過是真的法官講過那話,我非常地深刻。他說法袍,法官穿的那個法袍,有巨大的魔力,那個魔力可以把人的缺點、人格上的缺點,無限地放大。聽起來,法袍比較像魔戒,比較不像是法袍。其實那個法袍象徵的就是權力。你看國外的法制,很多的職位它都有年齡的限制,那台灣也有啊,為什麼總統需要四十歲以上的人去擔任?原因就在於說,你人格沒有成熟到那個程度,就沒辦法擔任那個工作嘛,那其實法官在我看起來也是一樣的。這個我簡單說明一下,為什麼我們那麼需要多元晉用?那其他在我的書面裡面都有,我相信大家都看,待會如果有機會我再補充,我就講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