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討論法律議題其實對於非法律人來說是很有威嚇作用的,我們真的也沒有被提供航空器,要從地球飛到月球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只能就常識來發言。

關於考試這件事情,我剛剛聽蔡碧玉院長的報告,從頭到尾她似乎從來、心裡頭不曾有過一絲絲的懷疑:「這個考試的內容對嗎?」即便考試是我們不可以挑戰的一個選任司法人員的一個絕對標準的話,我也很好奇那些有考試的國家,譬如說日本、或者是德國──我不知道哪些國家──其他的國家、有考試的國家,他們考試的內容是什麼?我看我們司法官考試,我這邊有列印一些,坦白說,現在看了頭會暈啦,就是好像有至少兩道吧,第一道考試都是考標準答案,考非常瑣碎的法律知識,那個是一個很起碼的門檻,就是你有念過法條、你知道法律知識,那其實現在網路這麼發達,隨時都查得到,一定要都背在腦子裡嗎,我也滿懷疑的,就是你是不是有一個綜合的認識、一些基本的認識,這個可能比較重要。那可能把考試弄成一個‭‬Business、一個生意,可以開補習班、出考題,然後變成專家、權威、寫書等等,這跟台灣的聯考的制度是,我想是類似的。我深深地懷疑,這樣子的考試,跟其他國家的考試,是一樣的考試嗎?譬如說,以高中升大學的聯考來講,台灣的聯考幾乎全部都是考標準答案的題目,法國的高中會考不是這樣,它是考哲學思辨,你如果沒有念過康德、狄卡爾……等等的思想的名著,你沒有廣泛地閱讀、沒有思考跟分析的能力,你是答不出卷子來的。所以我覺得當我們談考試的時候,不要認定這個考試是不可以挑戰的,我想要知道考試的內容跟其他國家有什麼不同,其實我希望法務部可以提供這方面的比較資料供我們參考。

第二點就是養成的部分,好像聽說那個外號叫「辛亥監獄」的地方,就是大家在一起關兩年,這樣就養成了嗎?就閉門造車、變成一個更加封閉的系統,然後去做官僚式的訓練,大家一起被官僚體制的運作去馴化,這樣子是一個好的養成方式嗎?它為什麼不能是比較多元的、然後比較開放式的一種方式?譬如說,為什麼不送到──大家好像法務部跟民間司改會是對立的兩個部門,大家都是希望司法能夠好,怎麼會是這樣?你為什麼不能送到民間?譬如說大家最討厭的廢死、或者是冤平,各種機構去也許兩個月、三個月回來,然後大家再聚一下,討論很多事情,你會有各種不同的經驗、跟不同的人交流,而不是關在一起去接受集體的馴化,所以這也是我深深懷疑的。

最後,剛才蔡院長也說,好像民眾不信任司法是因為我們的媒體很爛,所以媒體不斷地誤導民眾,然後最後的結論是說,應該約束失控的媒體。這個真的讓人非常地錯愕,我個人從事媒體改革二十幾年,我也對媒體非常地不滿以及失望,但是,今天司法讓人民這麼不信任是有它真實的事實基礎的,並不只是因為媒體的名嘴作怪,所以大家就不信任司法。剛才說因為真實案例而不信任司法只有百分之3.1,拜託一下,你乘以兩千三百多萬人的話,那是超過七十萬人受害,他才會有這樣痛苦,如果比例還比這個更高、有更多比例的人因為親身受害而不信任司法,那我們這個國家真的要暴動了,所以這個論述本身是完全沒有邏輯的。那我希望法務部作為被檢討的單位,其實要比較虛心一點,能夠看到自身體制上面的盲點,這樣子我們才能夠真正地為司法改革找到出路,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