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大家好。我願意用一個四十六年專業醫師的立場,提出來給各位參考,因為我們醫師的訓練制度,可以給司法官的訓練做一個參考。剛剛蔡院長講到,司法學院訓練兩年,等同我們的住院醫師,那我剛剛不同意蔡院長他講的說,這些司法官表現不好就是司法學院教得不好,這我反對,因為我自己也是在教住院醫師。因為才兩年,所以一個醫師一年、兩年,絕對沒有辦法獨當一面,所以我們有規定兩年之前絕對不能開業,一畢業之後,你一定要接受住院醫師的訓練,兩年之後,才拿到可以去執業的一個資格。至於專科醫師,那要更進一步、至少四年,至於是專科醫師,比方說我們劉醫師,他做一個神經外科,至少要六年到八年。所以我要強調就是說,我們司法官要改善、要提高水準、要提高品質,除了學歷,一定要有經歷──當然司法官包括檢察官跟法官。所以一個法官你假如剛畢業出來三十歲上下,最簡單好了,一個住院醫師看病,二十八歲,你敢讓他看嗎?或是說要開刀,你敢讓他開嗎?雖然他已經拿到醫師執照,可是就是說,本來就是要當助理的一個角色嘛,所以說我覺得最重點是在經歷。所以尤其──以法官來講,也許四十歲以上比較成熟啦,尤其我們之所以會說招來民怨,目前我們法官跟檢察官的可信度、信賴度,不信賴度高達‭‬60%‭‬到‭‬70%‭‬,也許就是在除了專業度之外,在其他倫理的部分一定要加強。像我們醫生每年的繼續教育,六年要換照一定要拿到三百點的繼續教育,其中除了專業訓練之外,我們有倫理教育,這個倫理一定要簽到、簽退,不能夠簽了到就跑,一定要乖乖地在那邊聽,即便我這麼老、七十多歲,我還是要去聽。那這個倫理就說,等於是教化也好、個人的修行也好,這樣的話,也許自律的部分可以就在實務上操作,或者在做法官、做檢察官的時候,比較不會走樣、比較不會「走鐘」。所以我強調就是說學歷、再來經歷、再來就是倫理教育,希望我們的司法官能夠建立這種繼續教育的制度,而且建立證照、換照的一個制度,你要換照之前一定要拿到這些繼續教育學分,這樣也許將來水準提高,民怨自然就會減少,辦案的品質、或者是在審判的品質,也許就可以提高,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