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召集人和各位委員大家好,是麻煩幫我,讓我的……。法庭,對對。好,召集人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是司法院司法行政廳副廳長。首先,我就這個張維志委員剛所提到的就是說,所謂的司法陽光透明,是分成,司法程序公開跟司法資訊公開這兩個部分。那我接下來先提到的部分是,跟司法程序公開有關係的就是,我們在這一組裡面討論的一個議題,關於法庭的審理直播的研採,那關於這個部分的話,麻煩下一頁,我們都知道說當傳播科技進步之後,就開始我們認為說可以把這些傳播科技帶進來法庭裡面使用,所以國內慢慢有人去談法庭轉播這件事情,好,麻煩。有投……,或者是有簡報筆我可以自己操作嗎?那當然支持所謂的法庭直播,或者是說法庭審理這樣子的主要的這個理由可能是認為說,公開的審理可以讓,公開的審理程序可以落實。然後可以讓民眾去了解整個法庭的運作跟審理程序的進行,提高司法的公信力,這個大概我們認為說可以有助於所謂的法庭的公開以及程序的透明。當然這個我們如果要進行這件程序公開的話,他可能涉及到很多司法審判的核心價值跟憲法基本人權的保障,所以就這個部分的話,我們有初步去看美國還有這個其他國家的規定。比如說美國來講,美國其實有部分的州是可以經過這個審查,法院審查許可之後去進行這個法庭的轉播,那聯邦法院部分,目前為止是還沒有開始實施全面性的這個法庭的轉播,他們還在做一些相關的評估。所以基本上在美國來看的話,關於法庭轉播這件事情,還是有些爭議的。那麼日本呢,他曾經有一段時間開放過,但是因為法庭秩序的維護的問題,影響日本法院認為說會影響審判的公正,跟被告的人權,所以日本的最高法院在1958年的時候,就有全面禁止,所以日本目前為止是沒有的。那當然我們去找到一個資料就是美國聯邦的最高法院的法院DavisSouter他曾經說過這句話,這句話在台灣曾經很流行過就是「overmydeadbody」。那他就講過如果說,攝影機如果進入我們的法庭的話,他會滾過他的屍體,當然我們知道Souter他是一個保守派的法官,他是布希總統所提名的,那目前他已經沒有在聯邦最高法院了。不過從他的說話裡面,大概也可以知道就是說,要不要進行法庭轉播這件事情其實是有些爭議的。那我們再來看德國的情形,德國目前的情形他是不分民事刑事案件,全部禁止為了公開播放目的去錄音錄影,實務上也沒有開放。那目前他們做的是說,在聯邦憲法法院的判決宣示的時候,可以開放媒體的影音直播,那英國呢在2009年他們才成立了最高法院。他們曾經進行過部分的開放的轉播的情形,所以從這些來看的話,我們可以知道就是說,傳播科技對法庭活動的影響,其實就這個部分來講,其他的國家其實有意識到,但是為什麼還沒有全面的實施,其實是有一些複雜的問題要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