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聽了各位的說明,其實才知道真正問題在哪裡。資訊公開的對象不是各位專業的法律人士,或研究法律的學者,資訊公開透明的部分其實是針對全民,尤其剛剛張委員已經說了,人民跟十年前人民其實不太一樣,我們對於資訊公開的資訊的渴望跟需求,當我們遇到解決、遇到了疑惑的時候,我們其實是能夠透過一個有公信力的可以獲得解答,譬如說前陣子張靜委員寫了一篇我們台灣其實還蠻多的發回更審,我就很好奇,到底台灣有多少個案件裡面其實是發回更審?而更會更到哪裡?平均這樣發回公審會延宕多少法律的時間?這個question我有辦法在於司法的data裡面找到嗎?那第二個,我前陣子因朋友那可能也不是個人經驗,非常多人其實遇到所謂性騷擾跟性侵害的案件,到底台灣對性侵害的定案率、起訴率到底有多少?那大家都說台灣的治安不好,那我們對於很多竊盜、性侵、性騷擾,跟剛剛所謂的律師所講的,我們對很多的刑事案件裡面到底有沒有一些分類、有沒有一些搜尋?那在上次的會議,我聽到我們的法官都必須一天工作十六個小時以上,是血汗法庭,那每一個法官的負荷是多少?每一個法庭它的定案率是多少?然後到最後他們每一個司法的案件大概需要耗損多少的時間?人民可能需要這些資訊做為他介入法律,或他不得已,它會影響他權利時候的一個判決、一個決策,所以今天應該不是所謂的資訊處處長有沒有來的問題,當然他來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是沒有任何一個資訊處長,可以自己擅自的去做某一些分析跟統計,它一定是政策的問題,那到底司法院對於這些、我不敢講叫bigdata,但是它應該是具備bigdata的概念,它可以把這些bigdata的概念透過一個資訊,然後能夠給人民。像現在我們做連結這件事情應該是二十年前我們在網路上就可以做連結了,那今天還變成我們去證明我們的司法公開跟透明的方式,連結是什麼?連結是很data的程式,連結根本不是information的程式,如果要讓每一個人民去針對很細節的data,我覺得data是服務各位法律專業人,可是服務人民應該是相對information,所以我覺得可能今天或許真的是要請我們司法院的這些長官們你先說明一下你到底對於整個資訊公開,你的政策,你到底怎麼樣去跟人民未來去聯結,你未來要做怎麼樣的事情?我覺得是不是先就這個部分能夠給我們一些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