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不起,我今天是列席的委員,其實不見得方便發言,但是我實在對這個問題太有興趣,我是為這個問題來的。因為這樣講,其實我覺得我可不可以建議一件事?現在其實司法院或者法務部他們現在做了什麼事,我們可以先暫時先不要問。為什麼咧?因為我們可以就司法陽光透明這個概念,我們先提出我們所有委員對事情的想像,ok,如果他已經做到了,那很好;那如果他沒做到,我們就期待他說我們建議朝這個方向來做,那就直接把我們要的答案給出來,我想這會比較快一點,因為,老實說再問下去,太多的現有機關體制裡面所有的問題都會被找出來,那你沒辦法解決,那問題就在解決這個事,所以我先陳述一下我對這個資訊透明公開最簡單的概念,就是說,第一個,所有的判決的公文書,我希望它都能公開的,那希望它公開到什麼程度?他們現在就是上網,可以做簡單的搜尋,大概做到這樣子,那我想像中的司法資訊公開,我會建議就是說,你在所有的上網的原材料上,你把你該要遮蔽的全部先遮蔽,那能公開的全部都公開,能公開之後,其實我認為,你就朝這個opendata的概念,開放一些API的接口,讓市場的這些公司,能夠進來做延伸的加值的服務,然後讓這套系統的使用,變得非常非常有效而且友善,那我認為這個是最簡單的方法,因為你指望司法院自己來把這個系統做的非常非常友善,我認為這個是比較遠的東西,所以,如果這件事情如果做到這樣子的話,那所有人都可以上去,都可以很方便去做所有他取得他所想要的訊息,那這樣的話,我就認為這個資訊公開是做到了,是這樣一件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