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當然各位委員講的學到很多,但我只是提比較法一個觀察而已,這邊可能是方法論的方法的一個問題,因為以剛才大家講到連結的問題,美國最高法院就沒有提供連結,美國最高法院的網站裡面沒有說我一定要提供你以下幾審歷審的判決,所以這個地方,在美國念過書的人都知道,美國這是私人的一個公司xy提供這樣一個服務,所以現在回到一個基本問題就是說,我們到底期待司法要提供什麼樣的服務?這涉及到兩個層次的問題,就是說司法本身的預算,它本身人力的配置,到底它一個司法行政到底要不要凌駕於司法審判?這是其中一大部份需要考慮的,當然,便民、親民這我想毫無疑問,但是這涉及到整個制度設計的問題。另外,如果從外國法來看,涉及到分權還是集權的一個問題,今天到底是我們責陳於司法院一個機關去處理以上說的事情?還是分權於各個法院,利用一個競爭的方式,將整個制度1:00:17更為改善,我覺得這個地方可以思考一下,親民、便民、陽光,絕對沒有問題,但是這牽涉到1:00:24更細緻一個方法上的問題,剛才那個張委員有提到英國open justice,我這邊手上又特別帶來一份文件,它的全名是reporting restoration in the criminal calls,它意思是說,在陽光之下,但是對於報導限制在刑事法院的問題,所以這是一個細節,或許是一個方法的一個問題,我想這完全贊成,但是我想如果今天真的要苛責於司法院,用「苛責」這個話說回來就是說,要求司法院做到一個更為親民、便民的服務的話,其實我覺得一些細節,我們可不可以繼續討論下去,這樣會比較方便他們有一個方向,也利於我們做出一個比較明確的指示,也利於就是說,將來整個制度的改善,那先簡單報告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