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好意思,我簡單先講解,包含剛才我們的程序問題。就是說,因為顯然張委員想的是、丟出來的資訊是院部原先沒有預想到,有些是院部原先沒有預想到,那因為張委員在這個領域領先我們實在太多了,那,我想是這樣子,我的建議是這樣,我們提出來的問題先讓院部去回答說,譬如說剛剛講的,在這個資訊時代,你們數位政策是什麼,好,那他們想要做什麼?正在做什麼?讓他們講,我相信一定有不足的部分,因為他們起步是比較晚,你(張維志委員)在這個領域是領先的。所以,我們還可以做那些事情?可以有那些想像?以及我們在技術面還有哪些東西可以加進來、可以克服、可以做的更好,就請張委員跟其他委員提出建言,那有一些部分我們提的問題已經混雜了好幾個不同層次的問題在裡面,譬如說剛剛林委員講到的,可能是我公開政策要公開到什麼樣程度、範圍?那有些委員提的是說,我對一個非法律人或庶人或公民來講,我要檢索資訊我還遇上了哪些困難、我有哪些需求?我們把所有問題全部都混在一起講,那,還有ㄧ些東西,我們對於前提事實其實沒有搞得很清楚,像剛剛張老師有講到一件事情說,其實司法院是有把原始數據、數材丟出來,那靠民間加值,做民間協力,再做下一步的利用,那,對我來講,像剛剛陳法官他講的就是說,我用院內版都用得很好,我檢索都沒有問題,他唯一不了解說,那院外版長什麼樣子?其實據我了解就是說,我們公開給院外,對庶人公開的院外版,他當然對於說,你有沒有付費使用,他的搜索的能力、搜尋的能力是有高低的差別。那我們剛剛聽了這麼多之後,起碼我的想像是這樣說,有很多委員都共同反應了一件事情,就再使用上面對庶人有一個困難,譬如說我今天用關鍵字搜尋,那出來可能、我用一個最簡單的觀念出來它可能太過廣泛,我怎麼樣限縮它的範圍,再加進新的關鍵字,可是這需要專業能力,我再加什麼東西才會找到我要的資料?這是一個問題,那另外一個問題是說,我們沒有一個類似單一窗口的東西,對庶人來講,我要知道他在哪個法院?那他什麼樣的案眼?我才有辦法進行檢索。那所以,我們沒有一個能夠把友善的使用介面,把所有的資料全部整合在一起,讓庶人可以從單一窗口進入之後,就很快的能夠找到我要的資料,大部分的委員是在強調這件事情嘛,那果是這個樣子,技術面怎麼克服?張委員可以教我嗎?那我們幕僚單位也許就可以開始評估說,這件事情我公家做不做得起來?我有沒有人、有沒有錢?或者是說,策略上適不適合有我公家來做?這是一個問題。我想我們這樣才有辦法繼續進行,我們先讓他們報告,知道他們現狀是什麼,然後他們打算做什麼?然後我們再給他們具體的建議,可能會比較好一點。那剛剛講到有關檢方分案的這個部分,我得說我們有很多很傳統的想法,就是說太過於老舊,也許我們就今天聽到建議後也可以改也不一定,但是實際上在評估這個檢方的辛勞度的時候,內行的沒有在看,說你到底有幾個發查字,我們知道那沒有意義,看就看說你到底結了幾個偵案跟幾個他案?那剛剛有委員問到,為什麼要有他案?我才要跟謝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