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來,我先說明一下。直播的定義是什麼?就是開庭,然後一五一十的全部攤開是不是?公開審判的意義是,防止國家的不正方法來對被告審判,這是公開審判的意義,但是直播,是把法庭全部的一五一十播出去,讓全民公審,指指點點,這兩個是不同的意涵,第一;第二,如果你直播出去,以最高法院,前幾天那個直播,動用了中華電信六個工程人員,還有,司法院及最高法院的知性人員去支援,一個案子動用六個人,我們全台灣總共有五百就十六個法庭,一天大概有兩百個法庭在開庭,如果以一個案件要動用六個人,兩百個法庭要動用一千兩百個工作人員,有哪一家電視台辦的到?還有費用,我們先談這個技術面,再來如何進行隔離訊問?當你傳甲證人來,在問的時候,乙證人就故意不報到,他就在外面,聽你講完再進去報到,你如何進行隔離訊問?還有他故意不來,等你今天問完,他下次庭詢才來,所以當你進行法庭直播的時候,相對的,你發現事實的真相就會產生非常大的困擾。再來,你這個直播依我們現在的藐視法庭,我們只有這個直接藐視法庭,那一些相關的所謂間接整個配套我們從來不討論,只有想說唯一的,就是讓你法官面對鏡頭,不敢態度不好,然後想要調查什麼就調查,我說現行體制一點都不困難,現在已經全程在錄音,那只要有人檢舉,司法院就會調查,但是有委員質疑說,這個效果有限,司法院現在是被動沒錯啦,但是如果司法院可以主動一點,你法官會議作成決議,每個月就固定抽幾個法官開庭的錄音帶,送到自律委員會一聽有問題,馬上可以進行自律,或是在年終的考評會,你也可以抽出來,來聽,實際上以現行體制是可以達到防弊,就是預防法官所謂的開庭態度不好,但是大家不去想像這個,而且這個直播下去,一個案件,譬如說,有時候進行兩個小時,但是我們民眾會全程看完嗎?不會嘛。當你看的是三分鐘,你就三分鐘的印象來對這個案件,產生了一個心證,我就舉一個例子,醫療糾紛,病患告醫生,然後在法庭就講,他醫術不好、看病草率,這是主觀評價哦,這沒有誹謗哦,但是看完這一段的人,如何評斷這個醫生?我認為這根本就違反無罪推定原則,我非常欣賞顏厥安委員他的所謂法學教育的文章,法律教育,它是文化,它不是技術,我們要去設想每一個在法庭活動裡面的人,它會因為任何的一個畫面,可能就對他產生一輩子的影響,因為這個畫面出去,沒有人有能力把它銷毀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