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是說,如果有隱私的問題,一般法庭的決定,法院組織法的法官也可以決定要不要公開,有一些隱私的考量,就是說,當如果這個法庭本身審判已經不公開了,當然就不可能讓你轉播,它已經過濾掉一部分的隱私的顧慮,但是,也有一種情況就是說,它法庭雖然是公開審判,但是部分的證人,可能法官覺得說,這個證人可能會影響到他,所以他有特別下一個命令說,轉播這個部分要特別去做處理,當然我也覺得說,委員講得很對,就我們台灣目前沒有一個藐視法庭罪,就是這個東西一定動下去呢,我要求你部分可以轉播,部分你要幫我做特殊處理,那你媒體一定要做,你不做的話,我要用藐視法庭罪來制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