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我接著楊老師、楊教授的。因為隱私權的話,其實在一般來講、從理論上看,它會區別兩個概念,一個是法律審跟事實審,剛才楊教授有提到就是陪審,那陪審基本上就是事實審嘛,所以法律審為什麼一般基本上直播沒有限制的問題?我想,第一個,它不涉及事實,沒有證人事實陳述,甚至沒有一些煽動、或是會影響到人民心情的那種影片、或是畫片的一個存在,所以法律審基本問題不大。

另外,如果同樣要分類的話,另外一個就是要──因為我們念法律的喜歡類型化,也許張委員比較不習慣這樣,所以每次都會說,比如剛才說__(1:55),抱歉,這是我們習慣問題──所以法律另外的分類就是,不同性質的案件。一般來講,民事案件跟刑事案件會有區別,那會有什麼區別呢?因為民事案件主要是解決當事人之間的紛爭,它的公益性比較少,所以換言之,直播與否,其實某種程度上要繫於當事人他權利主張、他當然有隱私權,所以直播、從美國憲法來看,是一個人民資訊獲取權利,基本上它有正當性,英國跟美國基本上是原則性沒有錯──但是在事實審就被限縮了,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其實我覺得,如果我們要進一步討論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再度把它題目做一個更細緻的分類?我們到底是希望哪一層級的直播、哪一種案件的直播?大家先討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