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剛剛那個……我很贊成超駿委員的說法、也很贊成林教授的說法。其實我們今天都沒有什麼結論,也許每個人問問題的時候心中有想法,但是我必須要說,我們今天其實並不是有一個結論。但是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因為如果司法院的立場是一概不直播,那可能要問的問題就是說,沒有一個可以直播的案子嗎?也許可以有一個立場是,我們不能每個案子都直播,所以我們就要問說,那可以直播什麼案子?

其實剛剛超駿委員就講到一件事情,譬如說,是事實審、還是法律審的直播?就不一樣。都不要講別的,大法官馬上要開辯論庭了,大法官的辯論庭可不可以直播?我現在講到的直播不是電視實況轉播,有一個記者在那邊講、還跑進去問問題;而是像國會的channel一樣,它是沒有聲音的、但是可以讓所有人都看得到的,譬如說,我們現在最高法院,死刑案件都做言詞辯論,可不可以直播?那是法律審,要不要直播?可以討論啊。我真的沒有定見,但是因為我覺得就是說,如果今天司法院的一個立場是「沒有一個案子可以直播」,為什麼?因為「所有的當事人都有隱私權」,那就麻煩了,因為公開法庭可以主張隱私權到底主張到什麼程度?說一概都不能主張,這個話我覺得比較不太容易這樣子去講。所以今天真正要談的並不是說……如果政策是一個案子都不能直播,那反對的人就可能講說「那這個案子可不可以播?」講一個案子就可以打掉這個立場嘛,但是我猜想司法院是不是已經做了這個決定說什麼案子都不能直播?或者說我們開放先從什麼案子開放起?我自己心裡想的,第一個,大法官言詞辯論,馬上就要做的言詞辯論,大法官到現在為止做過十個案子──這麼多年,只做過十個案子──但是這也許就是一個選擇。那最高法院以後每一個死刑的案子,都要……那要不要直播?我沒有定見、我真的沒有定見,但我覺得我們可以討論,這樣子才可以比較聚焦。所以我呼應超駿委員的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