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剛剛我們也討論到,直播的目的究竟在哪裡?那我想……其實這個制度,其實正反兩面都有可能,所以我看楊教授寫的優點、缺點,我覺得都很贊成,所以我是覺得,需要慎重、真的,我是覺得需要慎重,那我這再另外提到幾點做一個參考。就是說,這個直播的時候,我們……開玩笑講,我們中國人、台灣人,都很、非常聰明,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很多的詐欺集團──不好意思,台中最多,台中是老祖宗嘛──開始,他們很多都是利用法院的傳票,那我很擔心,這個就像剛剛講的,資訊公開,有沒有辦法能夠遏止這一點?他知道法官、甚至網路直播,他知道你開了這個庭,他會不會就知道你詳情、來找你說「這個案子,我剛才看到了法官某某某」──因為他也知道,他會跟你詐騙,或者更容易詐騙,所以這個是不是也要防止的地方?

那針對當事人來講,有的當事人──我們前面也講過,隱私──那其實這個有時候也,我一再強調也要顧慮到當事人,像我自己辦的案子,有的當事人在法院跟法官講說,拜託傳票不要寄到我們家,我不希望讓我們家知道有這個案子,你讓它一直播,他家人、鄰居就跑去他家:「欸你們家那個兒子、你們家那個媳婦有什麼案子」,他回家很難做人。所以這個都是要去慎重去考慮,甚至律師,有的律師他寫狀紙寫得很好,可是他開庭講話可能不見得那麼順暢,但是他寫得非常有道理,你讓他在法庭直播,我不相信……所以我覺得這個議題是非常要慎重。

那我剛才也跟大家報告了,大陸它有的地方是有,它的目的是在哪裡?教育,跟所謂的公開審判,因為它以往都很少、它的公開審判是做得不夠的,所以這一點呢,其實正、反兩面,我覺得都是很值得來深思、來考慮──當然不可能全面思之,那我想、是不是說,要慎重地去決定,哪些可以?但是基本上,我是覺得應該要尊重在庭的當事人的意見,還有包括律師的意見。可能……我跟張委員不好意思,看法有點不太一樣、就是,我是覺得還是要尊重一下、律師也是,因為有的律師就被人家批評「魔鬼代言人」,我們可以看到前幾天的時候,我們台北有個律師不是就被人家打嗎?人家就說看他都替有錢人辯護,他就覺得很生氣,是不是?那又直播,他就更知道你開庭講什麼、長得什麼樣子,那以後律師出門都要變個形才好。所以我覺得這還是要慎重,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