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首先,我先回應一下,李委員剛提說「司法院說一件都不能直播」,其實沒有,因為最高法院就已經做了嘛,所以司法院的立場並沒有說……其實司法院比較Concern的,真的是一、二審,就是事實審的部分,因為那部份影響真的很大。那假設說,到了大法官、或者是法律審,那個層次,它具有一些……就不影響到這些證人作證啊……什麼,甚至有一些公民教育的意義啦、法律教育的意義,那部份我們是認為其實可以討論的,司法院的立場並沒有說完完全全地反對,只是說在事實審的部分,它危險性是比較高的。

那第二個,關於成本的部分,以我目前了解的話,有的國外的做法是,不由官方來支出成本,而是由電台──譬如說,台灣有公共電視,如果說公共電視願意的話,由公共電視來負擔這些相關轉播的成本,那在司法預算上當然就不用再膨脹那麼多。那剛剛顏老師有提到,如果要由官方來支付這些成本的話,我們真的必須要去估,才會知道說到底要多少。

那像剛剛那個……陳法官有提到說,好像最高法院那個,就去動了六個中華電信的那個,然後……還要架頻寬什麼……,那個會變得司法成本的支出會更高。所以說,假設真的要進行直播的話,那個成本如何分擔,其實應該是另外一個我們可以去討論跟考慮的議題──未必說一定要由官方來負擔,假設我們可以像國外的做法,由電視台、尤其是由公共電視台,來負責這樣子的工作,我覺得其實另外一個可以思考的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