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是說,我想剛才大家很希望司法院能夠回答的,就是對於「現在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的目的,然後去考量現在做的手段,手段跟目的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所以如果剛才林常青委員其實也有提到說,他列出了一些目的,那我覺得司法院就是有必要把現在他所提的這些目的,到底哪些是你要做直播的、一個最上位的目的,然後可能下面還有一些可能相對的、可能比較不是那麼首要的一些目標。那我覺得,剛才陳淑蘭委員也一直提到說,他想關心的這些議題,這些其實都是、變成是司法院可以去把這整個的架構──就是說基於現在,你們所想要、最上位的目的,那陳淑蘭委員提出來的這些,到底哪一些是可以直播的?

那我覺得這些就是涉及到政策,那個政策最後要長成什麼樣子?其實就涉及到剛才你們聽到所有的委員、這些發言裡面,有關於「目的」、有關於「手段」,然後如何把目的跟手段的合理性能夠建立起來,那這樣我覺得才能夠說服大家、就是,有什麼樣的一個方案可以提出來。至於剛才提出來的很多的、需要配套措施,就是考慮到可能有它負面的那些效應。我覺得其實你已經不需要什麼研究案了,其實剛才就已經很清楚都講出來說、大家關心的議題是哪些。那我覺得那些都不是說你不能夠做到配套的,就是剛才維志委員其實也有提到說,它如果是有一些時間差的時候,馬上就關掉,可能這些其實就可以防範一些……或者甚至有必要的時候,插播一些必要的解釋,這些其實都可以達成……可能那些負面效應就可以得到解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