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法庭直播的話,牽涉到就是民眾要接近這個法院、它判決的一個情況的了解,但是它衝突的可能就是我們隱私權。但是隱私權呢,跟在場聽的隱私權其實不一樣,我剛才跟張委員有交換過意見、就是說,我們看的資料,跟經過資訊化的資料,到底是不是要成立一個新的課題?那我覺得你網路直播的時候,事實上它已經數位化之後,它的影響力是不一樣──絕對是不一樣了啦,所以我們不能夠說跟公開審理這樣子等同了。

那我非常贊同我們林委員他是說,你的目的到底要什麼?那你的目的很強的話,我們手段開放得要更大;那如果不是的話,其實你到現場也可以看的話,那當然我們就是說,是不是還是要用到那麼大範圍的開放啦。

那我滿贊同陳憲裕、陳法官的意見,就是說,因為我們在開庭,常常有很多不堪聞問的事情,突然就從當事人的嘴巴講出來啦,那或許可以用延遲播報的方式、延遲的方式處理,可是我很難期待說,如果在事實審的時候,我們一千多個法官,大家每人都有這種現實的話,那真的、只要一件,可能搞不好當事人回家就要自殺掉的……都可能存在。所以我個人是比較保守,那如果真的要開放,我建議是限於法律審的辯論的時候,跟事實比較沒有關係的,我必須要贊同,那事實審我真的是很擔憂,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