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大概憲法法庭或者是三審法律審的直播,可能沒有爭議,聽起來大家都贊成;那事實審確實是顧忌非常多,但是可以朝林常青委員所講的「目的性」,及陳淑蘭委員所講的那個範圍、那個方向去思考,然後怎麼樣去防避法庭那些突發狀況所造成的衝擊。我用一個非常簡單的例子,你無法去想像那種衝擊:被告被告偽造有價證券,然後告訴人就告他說「你偷拿我的支票」,被告怎麼講?「你太太拿給我的。」他說:「我太太哪有可能拿給你?」──通姦。這一出去,你想這個家庭怎麼下去?這一些千奇百怪的事,我只能跟大家說,一個慈悲的法官,他會在法庭照顧每一位當事人,甚至於不上法庭的人。

至於監督,不要用二十年前的司法監督來看今天的監督啦。蘇永欽副院長,他曾經在聯審會講一句話,他說,他所看過的公部門,沒有像司法院的聯審會這樣的不鄉愿,這是他是在聯審會講的。我曾經親自檢舉一位台北地院的庭長,只因為他開庭嘲諷證人,我就向司法院檢舉他,說應該把他庭長免兼,後來調查屬實、錄音帶播出來就是,他就被免兼掉。所以我要跟各位報告的是說,用現在──司法院內部經過了二十年非常漫長的改革,這些有機會我會逐一地跟各位報告,這是內部的、非常重要的一些改革,但是外面完全不了解,今天把所有改革的光環歸諸於外面,但不曉得內部有多少人因為改革的過程,得罪了多少同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