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我正式提案。我想,聽了大家說──我們不是法律人,我們就是整理大家的資料,我這邊就「我們為什麼要直播」的目的,還有我們接下來要進行所謂的……我們在概念上對直播的看法;那第三個,就是什麼事要去直播?後面的技術問題,我針對這三個結構來提出我的提案。

那我整理出來、我認為,為什麼要直播?第一個其實是透過一個法院審理程序的公開跟透明度,獲取民眾對於法律、重建民眾對於法律的信賴,這是我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是,希望針對社會產生重大影響的法律事件跟法律議題,民眾有足夠的參與度;那第三個是,達到所謂的法治教育裡面的重要的一環。

我這裡要非常慎重地跟各位講,我的提案裡面,並沒有把「監督」兩個字放在我們公開透明、或者是放在公開直播裡面的目的,它絕對不是。已經二十一世紀了,我們絕對不是透過直播來去做到我們對於、所謂的法庭的監督。因為剛剛陳法官講的,法律人……內行人跟Insider,對於自己的自我監督,才是最有功效的;那至於它會不會產生法律的監督,我覺得那是自然而然,但是不必它是責任。這是我的提案裡面,針對於為什麼要公開直播的幾件事情、提出來的目標。

第二件事情,其實是針對我們對於法庭直播的概念,至少有一個共識是,原則上我們沒有任何人同意,所有案件都直播;但是我們也沒有任何人同意,所有的案件、一個案件都不能夠直播。如果這個前提是決定的,那其實後面才會開始。

那第三個是我們剛剛有提到了,到底什麼時候直播、對什麼人直播?我們這邊有提供五個想法。第一個部分,要思考對某一個部分的案件類型,因為有很多案件,其實剛剛講的,是事實審還是法律審?可是有一些案件是很重大的,它連事實審都應該要……所以第一個是案件類型、第二個是程序。剛剛講的,到底是法律審還是事實審?到底一審、二審、三審,還是法律審?還是甚至於剛剛張靜律師講的,只要是行政法院、到了二審,全部都要公開?因為這是人民跟政府之間的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