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可不可以建議一下、就是說,如果我們大家今天的共識,是法律審這個部分、法律審這個部分,是OK的,其實……對,包括大法官的。其實這個後面有一個相關的議題啦,跟司法院的政策是有關的。因為我們到目前為止,最高法院是辯論的,但是是很少的案件辯論;最高行政法院是從來不辯論的,OK。那因此會開的,只有大法官的案子、然後最高法院的──目前為止──開辯論的案子,那我可不可以這樣建議?第一個,就現狀、就現在,法律審直播的案件、頻率……等等,司法院如果要直播,如果是司法院這邊要負擔錢的話,是多少錢?

那第二件事情,法律審有沒有要推廣開言詞辯論?希望推展到什麼程度?不、我只是舉例啦,因為這裡面要預估,你一定要有一個範圍才能算錢嘛。所以司法院一定要有一個政策說,如果真的要直播,我是永遠都是這樣,還是說我會鼓勵譬如說兩個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跟最高法院──的辯論要增加?所以我預算編列會是怎樣?

那如果是事實審的要直播,譬如說講到那些案例,那我可能司法院就要去找,這些案例、有多少案例,那它的範圍會到多少?那這個時候的預算大概會是多少?那於是這個……剛剛顏委員講到的這些資料就出來了,我們這樣就比較方便選擇了,不然的話我們大概都沒有辦法往下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