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我們以往也曾經發生過這個狀況,我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我以前曾經辦過一個貪瀆案件,那書記官有一天跟我反映說──他其實只是來跟我抱怨啦──其中一個被起訴的議員不斷地去找這個書記官,要求要法庭跟偵查中所有的錄音、錄影光碟,當然他如果符合聲請的條件的話,當然請律師來聲請應該是要給他,問題是說,議員在最後跟他加了一句話說,快一點,因為他的競選活動快要停止了,快要趕不上他的競選活動了。所以我們事實上常常發生像這樣的事情,我們去看YouTube,也有一些當事人就直接把透過律師取得的這些光碟資料,就直接公開在YouTube上面,夾敘夾義,當然中間還有一些問題是說,他可能把一些不願意被公開的人的隱私什麼都直接放上去,像這個部分,我們目前的處罰其實是不夠的,我認為應該就這部分的法制一併做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