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直播之後,當事人、第三人都可以Download嘛,所以變成它可以重複地使用嘛,所以變成第三人可以直接透過直播就監督這個法院、可以重複使用;反而中間那些不能直播的案件,它變成只有當事人,第三人完全沒有這個權利。對於其他事實案件,你要直播,又是事所難能,因為我們考慮到種種隱私權的保障,所以對於其他絕大部分的案件,其實一般的國家來講,它目前就是給予它錄影帶、光碟的方式,第三人可以去閱覽、參酌,所以其實一體的兩面啦。因為你准許直播就是准許第三人直接去監督嘛、去進入這個法庭程序嘛,那你今天沒有直播、又沒有錄影帶、光碟,變成原則上只有當事人有這個動機會到法院去看,所以──原則上法院當然是公開的,但是為什麼這麼少人去?因為只有有利害關係的人才願意去旁聽嘛。

所以今天如果真的是要解決這個陽光透明的問題,其實錄影帶還有光碟如何使用、誰可以使用、哪個要件可以使用?或許可能是問題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