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現在我覺得我們一邊擬文字,等一下要表決的時候還可以再出現嘛。第一個就是,法律審,所以法律審要定義清楚,是不是?最高……其實大法官是沒有問題,大法官不會走回頭路了,老早就是……我們在內部以前就討論過了,而且認為都沒有問題,所以老早、大法官就是直播,只是直播的技術啦、品質啦,這樣的問題而已,比方說羅秉成律師說,你要用三機啊……諸如此類的這樣,否則你們這個太難看,根本沒有人要看,這樣的問題。那就是大法官言詞辯論的直播、憲法法庭言詞辯論的直播、最高法院……其實最高法院的量刑不能說是法律審啦,量刑是事實的調查,所以基本上我們應該是認為「最高法院召開言詞辯論,就要直播」,是不是這樣?可以修正成這樣嘛?然後最高行政法院,一樣……公懲業務如果……等第二組、等第二組他們討論如果最後是併到最高行政法院……是、是,所以我們先不要談,可不可以?可以嗎?因為他們現在目前是沒有召開言詞辯論的啦,還是說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