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席,關於「律師資訊公開」的問題,我已經提出了書面意見,就是基於司法院民事庭委託研究的其中一個部分,那我就不報告細節,我從大的方面開始講,這個是Powerpoint上面沒有的。

第一個,我是中研院法律所—法實證中心的執行長,我的研究取向就是以社會科學方法來研究法律相關的問題,所以從這個角度出發,對我來說,「政策的形成」應該是要以事實面,我們說實然面的「因果推論」作為基礎。所謂的「因果推論」就是,我們認為A條件、A政策、A法條會產生B結果,那我們從剛剛的討論裏面也知道說,各位委員都有各式各樣的因果推論包括說如果法庭直播會產生一個什麼樣的好的效果或壞的效果。但這樣的「因果推論」除了我們的直觀之外,可能需要一些更嚴謹的社會科學基礎,那我們要怎麼樣知道,用嚴謹的方法可以做出什麼結果?

那我們必須……或者最好的方式是做「隨機的現場實驗」。意思是什麼呢?釋點……選擇部分的法院、部分的檢察署,譬如兩年、半年、五年,各式各樣的時間,看你要如何去做事情,事情結果可能是,譬如說這個小組國是會議會議建議說譬如說兩到五年的時間,日若做某一個政策的釋點,或者是前面實行兩到五年之後……呃就是兩到五年的事情而已,它並沒有當然的法律效果,最後再由立法院做決定。

那從這個大的框架,就是政策形成以「因果推論」做為基礎的思維出發,我們來看民眾聘請律師,以及律師如何公開資訊的問題。那就是我做的一個實證的結果,在這邊呈現的就是民眾……我們對於成年民眾的電話訪問,以及在法庭有出現的幾千位的訴訟當事人,發放問卷的結果。我們來問說:為什麼民眾會請律師?為甚麼我們這麼多律師,律師界認為又有流浪律師,為什麼大家還是不請律師?

那我們發現說,第一個,有民事訴訟經驗的民眾非常少,只有百分之七,所以這個衍生出來的問題是:大部分民眾對於法庭的觀感、經驗,其實不是自身的,是來自他的親朋好友或是媒體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是說,我們從回答問卷或電訪的民眾他的訴訟經驗,他是有訴訟經驗,依照一到九次經驗或十次經驗去區分,我們就發現說民眾對於聘律師,或者怎麼選擇律師的態度,跟他的訴訟經驗有非常大的關係,包括第一個,有越多訴訟經驗的當事人,越覺得他應該付給律師更多的費用,他可能知道律師幫他做了什麼事情,或者是也有越來越多的民眾,當然他有訴訟經驗之後,他會覺得,我不需要律師。不是因為律師很貴,而是因為我自己就可以贏了。

那再來是說,當事人選擇律師最重要的考慮因素並不是……我們圈內人常常會覺得說,律師當過法官或檢察官,或者說律師可能有怎麼樣的一個勝敗紀錄,而是絕大部分的人說律師願意「傾聽心聲、分析案情」是最重要的。

所以從這些,當然,不夠完整、不夠完美的事實分析,我們來看說那律師界會如何來公開資訊?也就是說,律師必須要先知道民眾怎麼選擇律師?我們現在知道的是民眾通常是依據自己的人際網絡,他不是靠……譬如說「評律網」或其他的一些……客觀的數據來挑,他也不是靠著廣告,因為我們現在不能廣告,他也不是靠著律師公會的推薦,而是問問親朋好友:誰能夠推薦我一個好律師?

那反過來說就是,律師界如果希望民眾多聘律師、希望能夠建立一套機制讓民眾可以選好律師,就要去思考一個問題是:「什麼律師是好律師?」那這個好律師的特質能不能用量化或是質性的方式選擇出來,然後公布出來,讓民眾可以選擇。那也要讓訴訟當事人從這些量化指標當中去體會到律師的價值,我想我就先報告到這裡,謝謝。